2017皮划艇马拉松世界杯开赛

上海10月25日电 10月25日,2017中国·上海静安·绍兴皮划艇马拉松世界杯在上海静安区苏河湾区域开赛。来自德国、葡萄牙、丹麦、荷兰等十余个国家和地区的200余名运动员将在陆上水上展开为期3天的激烈追逐。

国际皮划艇联合会马拉松委员会主席乔恩·克隆伯格在开幕式致辞中表示,“能够把皮划艇比赛带到中国我非常高兴,这届比赛非常重要,是中国举办2019世界皮划艇竞标赛重要的组成部分,希望这将是中国皮划艇马拉松迈出的重要一步。”

作为国家体育总局国际赛事分类中的A类赛事,比赛根据国际皮划艇联合会标准,赛道划定为外白渡桥至西藏路桥河段;分青年组和成年组,进行男子女子皮艇和划艇3.6公里项目的角逐。比赛定于10月25日、10月26日分别进行小组赛和决赛,10月27日举行经典系列赛。根据规则,比赛赛道还在陆地上设有100米跑道,参赛运动员在比赛过程中需持皮划艇完成陆上奔跑,呈现出陆上水上交替行进的独特景象。

经过近年来的成长和培育,苏州河皮划艇赛事已成为上海静安区特色景观体育品牌赛事,成为展示苏州河“水脉、文脉、绿脉、人脉”的海派特色的重要平台,为助推苏州河两岸协调、融合发展和上海建设全球著名体育城市发挥了积极作用。

珠海WTA超级精英赛单打阵容新老美网冠军同场竞技

珠海10月25日电 2017横琴人寿珠海WTA超级精英赛开赛在即,赛事组委会25日对外宣布,12位单打明星阵容全部揭晓,本届赛事的单打阵容将囊括美网新科冠军斯蒂芬斯,2016澳网和美网双料冠军、前世界第一科贝尔,以及多位本赛季实现重大突破的国际女子网坛新星。其中,新老两位美网冠军是同时首秀珠海。

“珠海WTA超级精英赛吸引了WTA的许多顶级选手前来参赛。”WTA主席兼CEO西蒙先生说,“我们非常期待这些顶级和具有潜力的年轻选手在2017赛季的优异表现。”

据介绍,这12位入围选手包括此前宣布入围的美网新科冠军斯蒂芬斯、俄罗斯红粉帕芙柳琴科娃、维斯尼娜、拉脱维亚好手塞瓦斯托娃及外卡选手彭帅。

同时,2016澳网和美网双料冠军、前世界第一科贝尔携德国同胞格尔格斯、法国女将梅拉德诺维奇、美国后起之秀范德维格、澳大利亚新星巴蒂、捷克名将斯特里科娃、斯洛伐克好手莱巴里科娃齐齐入围,中国选手张帅和段莹莹则分列第一替补和第二替补。

珠海WTA超级精英赛创立于2015年,是华南地区级别最高也是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女子网球赛事。今年的赛事将于10月31日至11月5日举行,12位明星单打球员及6对双打球员将齐聚珠海横琴国际网球中心,为冠军荣誉而战。

今年该赛事总奖金升至228万美元,单打冠军可获700分世界排名积分。赛事全球形象大使格拉芙也将再次亲临珠海。

郭川失联已整整一年 他航海的精神仍在继续

2016年10月25日,郭川在驾船挑战单人不间断穿越太平洋帆船世界纪录时,消失在了夏威夷附近的茫茫海域……

勇士失联,整整一年。那些曾经和他一起日夜奋战的队友们大多选择了沉默。他们避开媒体的搜寻,抱着受伤的心灵,一直在饱蘸悲痛默默呼唤自己的船长。

郭川团队的总领队、郭川航海总经理刘玲玲却依旧在为郭川航海的各种事务奔忙。一年前郭川事发后,她没日没夜连续一个多月联系各方搜救,两次远赴夏威夷指挥专业航海队救援在太平洋上无主漂泊的三体船,安抚郭川家人,支付郭川航海的欠款……一串不幸事件无情扑面而来,刘玲玲没有时间悲伤,她必须强迫自己继续保持冷静的头脑,应对郭川航海的善后事宜。

她把这视作郭川留给她的考验。

“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一年是怎么熬过来的。郭川以前常说,大多数人遇到困难,觉得挺不过去时就放弃了,其实你再坚持一下,也就过去了,这就是意志的力量。我想,可能冥冥之中,这是船长留下的一道难题,要考验我们。”刘玲玲说。

郭川航海,始于六年前的一次相遇。当时,正在为挑战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做准备的郭川遇到了体育产业职业经理人刘玲玲。二人一拍即合,开始他们惊世骇俗的梦想。

他们组建了一支由世界顶尖帆船航海专家和体育专业人才组成的团队。五年来,这支团队和郭川船长一起并肩作战,风雨兼程,帮助郭川船长创造了两项世界纪录——40英尺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纪录和北冰洋东北航线不间断航行纪录。

凭此,一个中国人跻身现代世界帆船航海的最高殿堂。

郭川原本还有更多梦想。他在海上疾速航行时,经常趁风平浪静之际拨通卫星电话,和岸上团队讨论下一次航行,畅谈理想。无奈命运无情,一切美好的梦想突然消失在夏威夷的冷水中。

厄运袭来,给郭川团队留下了难以言喻的心理伤害。作为船长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刘玲玲患上了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直到最近才稍有疏解。

今年9月15日(格林尼治时间),是郭川创造北冰洋东北航线不间断航行纪录的纪念日。这天,刘玲玲远赴挪威最北部一个名为科尔克内斯的小镇。九月时节,当地已是夜长昼短,寒气弥漫。但那里有个面朝巴伦支海的小木屋,满载着美好的回忆。

两年前,郭川团队在这个木屋内集结,为穿越北冰洋“死亡航道”做最后的准备。郭川曾在这里和船员们探讨航行策略和天气情况,和团队一起商议启航仪式和岸队工作。一天的忙碌辛劳过后,他会开着小橡皮艇出海给大伙儿捕捞帝王蟹,大家一起准备晚餐。随后,全队围坐一桌,在荧荧烛光和欢声笑语中憧憬美好的明天。

刘玲玲站在木屋内,触目所及,物是人非,恍如隔世。她说,当时她突然有种想不到的触动。

“我本来是想到这里来和船长‘道别’,挪威好友告诉我这个地方一年四季的降水量加起来比撒哈拉沙漠还少。奇怪的是从我到达那天晚上,竟然两天都是雨。我知道船长在用神奇的方式告诉我他也来到这里。他一定也希望看到我们能早日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我想把悲伤转化为动力、勇气和信心。只有这样,我们的内心才能得到平静,也才有可能在未来继续船长未完成的梦想!”刘玲玲说,“我以后会经常去这个地方,不是为了告别,而是为了更好的开始!”

郭川失联了,但郭川团队仍在运作,郭川航海的精神仍在继续。

为了让自己尽快摆脱心理问题的困扰,刘玲玲到国际足联就职亚洲区商务高级销售经理,业余时间她还要继续协调团队处理郭川航海的后续事宜。团队技术总监伊冯和法国船员约亨目前在帮助船东把郭川留下的超级三体船卖到欧洲,争取让这艘创造多项航行世界纪录的帆船早日回到海上。后勤经理晏然今年刚当了妈妈,她一边抚养孩子,一边辅佐刘玲玲郭川航海的各项后续工作。主管公关的周捷从2011年加入郭川团队,是郭川团队“工龄”最接近刘玲玲的老员工之一。她在英国攻读博士,课余仍在负责团队的对外信息交流工作。

曾和郭川一起浮槎北冥、共同创造北冰洋创纪录航行的外国船员们,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怀念他们的英雄船长。德国船员鲍里斯所在的船队去年年底在摩纳哥的一次帆船赛中,举行了一个特别的仪式:全体船员一起展开五星红旗,向郭川船长致敬。

俄罗斯船员谢尔盖决定卖掉自己的豪华游艇,买帆船,挑战北冰洋的东北和西北航线,以此纪念郭川。

法国船员昆汀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大儿子是两年前郭川船队起航开上北冰洋航道那天出生的。“我不想忘记郭船长,也忘不了郭船长,我会给两个孩子讲他了不起的故事。”昆汀说。

德国媒体船员蒂姆选择在9月15日这个特殊的日子走进婚姻的殿堂。他在拍摄制作一个探险纪录片期间,坐帆船绕过了郭川曾经闯荡过的合恩角。“那时我觉得离郭川船长特别近,从前的一幕幕都重现在脑海里。”他说。

和郭川船长一起走过一段海上丝绸之路,驾超级三体船将船从法国送到巴西,并参与夏威夷援救工作的法国船员阿芒,今年6月罹患肺癌去世。

世事无常,惟有精神力量穿越千古。

“郭川留下的最大的遗产就是郭川精神,他给我们带来的激励作用是无价的。他激励我们在困难面前永不放弃,在人生的旅途上去追求原本不敢想的梦,尝试原本不敢做的事。”刘玲玲说。

科尔克内斯的小木屋里,透过落地窗,可以望见从小木屋延伸至海面的浮码头。看着水雾笼罩下的海面,刘玲玲说她仿佛又回到了去年10月18日的旧金山。那天在金门大桥下,独自驾驶超级三体船的郭川来到船尾,向橡皮艇上送行的人们告别,他挥手、挥手、再挥手,而后转身回到驾驶位,一路向西,再也没有回头。

风萧萧兮,壮士去兮。

郭川失联了,郭川团队的成员有的已经阴阳相隔,生者依然在世界各地追随他们的理想和事业。发达的现代通讯,让他们能够互相抚慰,互相疗伤。

虽然天各一方,他们都在一起仰望内心伫立的一座灯塔:“郭川,我们永远的船长。”